蒙冤者李锦莲:赔多少都弥补不了对家人的亏欠

2018年06月18日 09:37:35 来源:中国新闻

  原标题:“感谢每一个帮助我的人” 独家专访“毒糖杀人案”蒙冤者李锦莲

  “哥哥不要哭,哥哥高兴点”。李锦莲的妹妹一边哭着扑到他怀里,一边念叨着。6月1日晚10时45分许,李锦莲在江西省遂川县与三个弟弟一个妹妹相聚。19年未见的兄妹几人,再见时已是白发苍苍。

  当天下午,江西省高院对“毒糖杀人案”再审宣判。法院以原审事实不清、证据不足为由,撤销原审裁判,改判李锦莲无罪。

  改判无罪后,李锦莲接受重案组37号独家专访,他说自己亏欠家人,但全都没办法弥补。事发不久妻子去世,当时最小的孩子才7岁“像孤儿一样”,也没能见到母亲最后一面。此外女儿一直为了他的事情奔波,40多岁还单身一人。

  6月1日晚近11时,69岁的李锦莲在女儿李春兰陪同下,从南昌到达遂川县。街道昏暗的灯光下,几个人伫立街边,看到有车经过迟疑着靠上前,李春兰摇下车窗喊了声“姑姑”,几人赶快上前奔向车门。

  被搀扶着的李锦莲下车便与弟弟妹妹抱在一起,几个五六十岁的人哭做一团,妹妹边哭边劝哥哥要开心,几个弟弟哭着说“对不起”,这么多年没能去监狱探望,而李锦莲也泣不成声:“你们为啥不去看我,是不是因为这事看不起我!”

  回到妹妹家,兄妹几人情绪逐渐平稳,大家找了间大排档,一边吃,一边闲聊往事。“你以前很能喝的啊”,弟弟说以前和李锦莲两个人能喝一瓶白酒,但如今李锦莲摆摆手,让弟弟倒了一小杯啤酒。

  兄妹几人围着李锦莲不停地感叹:“他以前是我们当中身体最壮的,现在真是瘦了好多”。

  看到父亲与家人团聚,44岁的李春兰也十分感慨,她说,父亲在监狱的十几年间,家中亲戚没有聚过:“人家过年欢天喜地,我家日日流泪,怎么聚啊!”

  李春兰说,出狱后父亲做的第一件事是洗了澡,她发现父亲身上的肋骨清晰可见,觉得很辛酸。她本想安排父亲在南昌多呆一晚,与律师商量国家赔偿的事情,但判决无罪后,她与父亲就被几个人推上一辆汽车,被送往老家遂川县。

  “以后不再想四处漂泊打零工,希望在固定的地方安顿下来,找一份稳定的工作”。李春兰随即又表示,这么多年都在为父亲申诉奔波,现在突然不用忙碌了,却不知道自己到底能做什么。

  至于成家问题,李春兰说心里很没底,毕竟已经过了适婚年龄。“我以前是县里女孩子学历比较高的,想找很容易。”但时至今日,她已经没有了往昔的自信。

▲19年来第一次与两个弟弟相见,李锦莲不断擦拭眼泪。新京报记者王巍摄

  重案组37号:宣判前一晚睡得好吗?

  李锦莲:前一天上午告诉我,第二天宣判。我晚上就没睡,睡不着啊。想着被冤枉近20年,终于要看到头了,既开心又难过,想起这20年的痛苦,无法用语言形容。

  重案组37号:听到无罪的时候,你心里什么感受?

  李锦莲:我当时就是想感谢,感谢依法治国,感谢最高检最高法,感谢现在法院的工作人员,感谢我的律师们。每一个帮助我的人,我都会真心去感谢他们。

  重案组37号:无罪释放后你都做了些什么?

  李锦莲:出来以后第一件事是洗了个澡,也算是洗掉晦气吧。女儿给我带了一身干净衣服,我出来后就换上,把之前在监狱的衣服都扔了,不带回家。然后就赶回老家和亲人团聚。

  之前像是呆在没有阳光的地方,出来以后就像风吹乌云见太阳一样。如今回到遂川,我都不认识老家的路了。

▲李锦莲在妹妹家中与兄弟姐妹团聚叙旧。新京报记者王巍摄

  重案组37号:对国家赔偿有什么计划吗?准备申请多少?

  李锦莲:赔偿我不懂,这个交给律师。至于赔多少钱,多少钱都弥补不了。买不回我对母亲和妻子的亏欠,买不回我女儿20年的青春,她现在一个人无儿无女。

  再多的钱也弥补不了,我40多岁时年轻力壮的身体与精神。我现在已经年近古稀,一无所有,什么事情都做不了了。

  重案组37号:2011年那次,大家都觉得案件有希望了,你当时是什么感受?

  李锦莲:那次申诉到最高法,当时觉得蛮有希望。开庭前,狱警叫我把所有东西都收拾好,还说可能走了就不会再回来了,我就把我申诉材料都装好,带去法庭,结果法庭仍宣判我有罪,我把材料交给女儿,又被带回来了。

  重案组37号:这次再审前,有没有和当年一样的担忧?对结果有信心吗?

  李锦莲:心里还是有点怕的,狱警又让我收拾东西,说了和那次一样的话。但这次不一样,我在监狱学习知道,十九大以后,全社会依法治国,所以我特别有信心。之前法院庭长法官也都很关心我的情况,每次都会询问我的身体。

▲李锦莲在妹妹家中与兄弟姐妹团聚叙旧。新京报记者王巍摄

  重案组37号:6月3日是你生日,打算怎样度过?

  李锦莲:都这个样子了,还有什么好过的。(注:家人表示,要全家聚在一起为李锦莲过生日)

  重案组37号:出来最想做什么?

  李锦莲:好多想弥补的事,但全都没办法弥补。我的母亲,事发时70多岁,正是儿女要尽孝的时候,我却无颜见她。母亲到监狱看我,哭了两个小时,都快哭瞎了。她走的时候,我看见她驼着的背,心里像刀割一样,当时就想,不知道还见不见得到她最后一面。

  还有我老婆,极贤惠极善良,也去世了,我是说不清的痛苦(注:1998年10月,李锦莲被警方带走,21天后妻子去世)。小儿子几岁就没爹没娘,相当于孤儿一样。还有我女儿,为了我的事放弃青春,放弃一切前途,至今四十多岁还单身一人(注:案发时李锦莲大女儿25岁,小儿子7岁)很多痛苦,这些今生是无法弥补了。我就希望这个女儿,下辈子不要再做我女儿了。

  重案组37号:女儿因为忙着申诉至今未婚,你有劝过她放弃申诉找个好归宿吗?

  李锦莲:没有让她放弃申诉,毕竟她帮忙申诉更容易些,我自己在里面申诉太难了。但我也总劝她找个好归宿,她找的人,首先要能接受我家的条件、能接受她一直在帮我申诉这个事情。

  重案组37号:准备去给母亲上坟吗?准备说点什么?

  李锦莲:母亲去世我也没能送终,这是一生的亏欠。要去上坟跟她说我出来了,但到时可能说不出话来。

  重案组37号:听说老家的房子年久失修,今后还打算在老家生活吗?

  李锦莲:那房子泥木结构的,快不行了,但我现在一无所有,只有老房子,那里是生我养我的地方。

▲李锦莲接受重案组37号独家专访。

 

桂强

责编:

视频新闻

  1. 法国警方挫败一起袭击图谋 逮捕两名埃及裔男子
  2. 儿童英语绘本教母张湘君教授到访南京仙龙湾幼儿园
  3. 中年女人,对三种男人感兴趣
  4. 为什么会宫腔粘连,分离后可以怀孕吗?
  5. 北京猛禽救助中心放飞两只普通鵟
  6. 2017年的今天,中国“黑旋风”首飞,从此开始步入直升机市场
  7. 张靓颖新恋情又被友人叹息:为什么遇到“坏男人”的总是你
  8. 娘家人给撑腰,在婆家就不会被欺负了?网友:还是要靠自己!
  9. 《万能钥匙》:有时候,无限代价才能换来真相和认知
  10. 「玩机」微信恶搞新方法,在微信上你永远打不出这些字……
  11. 小沈阳之女近照曝光,还是逃脱不了父亲长相的魔咒
  12. 和上司甜蜜恋爱一年,被陌生女人找上门扇耳光我才知:他有家室
  13. 张檬勇敢有担当 面对“被小三”风波 诚恳回应,这样的张檬太酷
  14. 喝醉第二天醒来一看,男子脸上被画了副眼镜,却怎么也洗不掉
  15. 「一梦芳菲」那晚的白月光
  • http://www.jztvdsxj.com/shLG/66168.html
  • http://www.jztvdsxj.com/shvcF/
  • http://www.jztvdsxj.com/shR1SP_DUnPZ/
  • http://www.jztvdsxj.com/shv69E/
  • http://www.jztvdsxj.com/shd71/31053.html
  • http://www.jztvdsxj.com/shHIsC/64041.html
  • http://www.jztvdsxj.com/shsGa/34528.html
  • http://www.jztvdsxj.com/shHO1L/
  • http://www.jztvdsxj.com/shHO1L/
  • http://www.jztvdsxj.com/shJeX/78835.html
  • http://www.jztvdsxj.com/shbJO/
  • http://www.jztvdsxj.com/sh1mM/33088.html
  • http://www.jztvdsxj.com/shsRI/
  • http://www.jztvdsxj.com/shlNJVq/
  • http://www.jztvdsxj.com/shYzfB2/46934.html
  • http://www.jztvdsxj.com/shWmT/
  • http://www.jztvdsxj.com/shngyb/
  • http://www.jztvdsxj.com/shpj7/9704.html
  • http://www.jztvdsxj.com/shDPH/
  • http://www.jztvdsxj.com/shvU68v/
  • ?988500.html
  • /296362.html
  • ?sp5g8.html
  • /nwghg.html
  • /827170/airwq.html
  • /27mcf/565824.html
  • ?fbluq/015998.html
  • ?432910/fxsg2.html